1. <li id="5o7x6"></li><progress id="5o7x6"><legend id="5o7x6"></legend></progress>
    2. <th id="5o7x6"><source id="5o7x6"></source></th>
    3. 灵魂


      [日期:2018-11-27 13:42:05]
      来源:
      作者:尹祥茹

      一个人,没有灵魂将会怎样?毁掉自己!

      一个老师,没有灵魂又将会怎样? 毁掉未来!

      2016年,我接到了一起二审上诉案。罪名是诈骗,数额27.5万元,两名被告都上诉,说自己完全无罪。两名被告恰好是被害人的老师,两个老师能骗孩子点什么呢?

      而当我翻看一页页卷宗时,从检十年的我,居然出离愤怒了,第一次感到情绪不在自己的手中,既不能保持客观也不能保持中立,我的心好像空了,又好像被塞得太满。

       

      17岁的小浩(化名)是一名艺校的高中生。

      还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病离开了人世,父亲因为忙于生意也很少关心和照顾他,更多的只是金钱上的支持。学业不理想的小浩,在面临即将高考的人生重要阶段,迷茫而无助。

      就在这个时候,小浩的舞蹈老师李某(男)和乐器老师王某(女)伸出了双手。他们主动给小浩辅导专业课程,还说一定要帮助小浩找到关系考进名校。一直在苦苦挣扎的小浩终于感受到了爱的温暖。

      李某和王某和小浩说,考个名校,要去专门的学校培训,要花钱;找名师指导,要花钱;再找关系进行学校,也要花钱。

      钱,小浩很头痛,自己又挣不到一分,全靠父亲供养。李某和王某说,对呀,可以向父亲要呀!小浩要到钱后,李某和王某还真是热心,开始践行诺言,带着小浩天津、南京各地的艺校去试镜。

      只是小浩文化课成绩不好,专业舞蹈水平也一般,每一次试镜后,学校的老师都会明白地告诉李某,说小浩是很难考上的。可一转身,李某和王某却告诉小浩,说他很有天赋,很有希望考上这些名校,只要再要点钱,找找关系就OK了。

      小浩再次跟其父亲撒谎要钱。钱到手了,二人就带着小浩到商场购买奢侈品、手机等进行挥霍。

      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中,小浩说道:“一开始我不知道他俩是骗我的,直到后来他们让我买东西,王某还帮我编造借口骗我爸拿钱,我才知道他们是在利用我。

      可是我真得希望他俩能帮我考上大学,想着只要满足他俩,他俩就会真心帮我考上大学,可是,最后。。。。。。”

       

      最后,二人唆使小浩骗到了最大的一笔数额----23万元。

      那是小浩的姥姥辛苦凑给他的,但小浩从南京回来后,最终并没有如愿的考上大学。辛苦了一辈子的老人知道受了骗,一时承受不了,没几天就心肌梗塞去世了。

      姥姥的去世,让小浩悔恨不已,他找到李某,想要回钱来,结果自然是失败的。形如困兽的小浩竟然萌生了要绑架李某,威胁他还钱的想法,还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自己的班主任。

      庆幸的是,小浩有一个负责任的班主任,她及时把情况告诉了小浩的父亲,才避免了更大悲剧的发生。

      当小浩的父亲知道被骗了以后,王某和李某又立即通过微信订立了攻守同盟:“把前后扣做好了,直接让他爸无语。想要钱一分没有!”而在查看他们的微信记录时,侦查人员还意外发现二人均各自有家庭,却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虽然案发后二人均否认是情人关系,但那些“辣眼睛”的聊天记录却说明了一切。更让人气愤的是,李某还曾让小浩拿着钱去宾馆开房,帮助他和王某幽会。

      一审期间二人均拒不认罪,被一审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人不服判提出上诉,上诉理由是认为自己的行为根本就不构成犯罪。

       

      这样的“老师“超出了我的认识范围,带着疑惑也带着满腔愤慨,我去提审了两名上诉人。

      让我比较意外的是,李某的态度居然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对自己诈骗小浩的事实供认不讳,并且很“爷们”的把所有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来洗白王某;而王某呢,则把责任全推给了李某,辩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面对他们的各种狡辩,我忍不住发问:作为一名老师,如何能心安理得的让学生为自己花那么多钱?如何能毫无愧色的让学生为自己幽会买单?如何能坦然面对小浩姥姥去世的结果?

      他们均以沉默作答……

      虽然二人还是不认罪,但因为证据确实充分,二审法院依然维持了有罪判罚。

      看到这个必然的结果,我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作为一名公诉人,面对每一起案件,我们经常都需要面对丑恶,甚至是面对残忍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但是每一次我们都在努力地探究人性的每一面,希望用公平正义去修补人心的美好。

      可是这一次,我的心却像被掏空,又像被塞满。

      Copyright ? 2017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7022784号-1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