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5o7x6"></li><progress id="5o7x6"><legend id="5o7x6"></legend></progress>
    2. <th id="5o7x6"><source id="5o7x6"></source></th>
    3. 死亡的尊严 (二)


      [日期:2018-11-27 13:50:33]
      来源:
      作者:宋炳武 孙佳


      得一个全尸。

      这个要求,不过分?就案件本身来说,证据已经非常扎实了,随时可以提起公诉。嫌疑人觉得反正都是一死,交不交待抛尸地点,有什么区别,所以拒不回答。大家也已经尝试过各种努力,还是无果。还要不要为了一个要求,继续拖延下去。

      这个要求,过分?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早已难以描述,只是想让孩子走的时候能完整些,这个要求怎么能说过分。作为一名检察官,不仅仅只是将罪犯绳之于法就完成了任务,还要去修复被破坏的法律关系,安抚家属受伤的心,给死亡应有的尊重。

      想到这里,检察官决定再试一把。

       

      行为是内心思维的外在表现,正所谓神游象外。

      本案三名女被害人身份都很特殊、年龄相仿;张田奇犯罪手段极其残忍,态度却极其轻慢。那么问题来了,如此特别的一个案子,张田奇对自己的行为不但不后悔,还有些炫耀的意思,可是他却从始至终都没有说出自己的犯罪动机。这起反常案件背后的秘密是什么,检察官决定深入地了解下张田奇的背景信息。

      检察官先是来到了张田奇的单位。他的同事听说张田奇被抓,都感到很震惊。这样一个平时乐于助人,工作能力很强的大哥会犯下这样的罪行?大家的反应只有一句话:不可能,不可能。

      随后,检察官又来到了张田奇的家。张田奇的父母是教师出身,有两个姐姐,父亲曾被划为右派,在关押接受调查期间去世,当时他的母亲只有36岁,张田奇也只有12岁。之后,母亲一直未再嫁,含辛茹苦拉扯大三个孩子。张田奇平时对母亲非常孝顺,对其他家人也很照顾,逢年过节都会去看望。

      张田奇的母亲拉着检察官的手说道:“虽然是儿子,可能别人觉得心没闺女那么细,但是他照顾起我来一点都不比两个姐姐差,真是尽心尽力。”检察官又向张田奇的邻居进行了了解,邻居口中的张田奇则是个乐于助人很义气的人。

      一番了解之后,检察官更迷惑了。一个在家人、同事和邻居口中十全十美的好人,真的就是那个手段残忍、提审时嚣张跋扈的张田奇吗?

      再分析一下张田奇的成长轨迹,虽然年幼丧父,但是总的来说,他从小并没有受过什么苦,生活一直比较顺。成人后又找到一个人们常说的好工作,结婚生子,而且和妻子关系很好,婚姻生活也很幸福。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讲,即使有某些特殊癖好也不会发展到对特殊群体的人员进行杀害还要碎尸抛尸,可见张田奇对这一特殊年龄段的某位女性有特别的既爱又恨的心理。而这位女性的原型会是谁呢?

       

      在掌握张田奇成长及生活经历后,检察官决定再次提审张田奇。

      见到张田奇,他还是像第一次一样态度蛮横、满口脏话。检察官早就预料到这样的场面:“今天我不是来问你要答案的,咱们随便聊一聊可好?”张田奇满不在乎地说:“可以,你们随便说,但我可不回答任何问题。”

      检察官跟张田奇聊起了家常,从他的儿子何时结婚,到告诉他儿媳已经怀孕,张田奇的神情慢慢缓和了下来,看来他对自己目前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接着检察官说起了张田奇的身世,成长的经历,张田奇从刚刚的放松状态开始变得有些紧张,他没想到检察官居然去他家里调查了。

      在聊他的成长经历时,张田奇一直身体前倾,眼睛平视,认真地听着,生怕错过一个词语。当检察官说到,张田奇父亲去世时他的母亲才36岁,母亲一直没有改嫁,一个人把他们姐弟3人拉扯大,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很艰难时,张田奇突然泪流满面,连连摆手要求检察官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17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7022784号-1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