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5o7x6"></li><progress id="5o7x6"><legend id="5o7x6"></legend></progress>
    2. <th id="5o7x6"><source id="5o7x6"></source></th>
    3. 5115的自述


      [日期:2018-11-27 11:14:26]
      来源:市南区检察院控申科
      作者:张英英

      5115,就是我。

      我不是神秘编码,不过是在这两年里经历了些坎坷的数字。

      2015年5月的时候,我是一笔工资。

      有个来青岛打工的农民小伙来到我当时的公司上班,我就是他第二个月的工资,人民币5115元整。

      为啥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第二个月小伙子就辞职了,他离开了公司,可是公司却一直把我扣在账上。

      从此,我变成了欠款。
       

      2016年了,听说小伙把公司告到了劳动仲裁委员会。

      4月,青岛市市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让公司把我还给小伙。我变回了工资。

      可是,我等呀等呀,等了三个月,我还在公司的账上,没有挪窝。

      到了7月,听说小伙又使了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眨眼间,2017年就这么来了。我终于在1月挪窝了,从公司的账上跑到了法院的账上。

      我心想,是不是快要见到小伙子了呀。然而,并没有。

      我还在法院的账户上,人们早已把我忘记。

      于是,我又变成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钱。
       

      直到2017年9月的一天,我突然换了个地方,进入一个全新的账户。

      一只激动的手摇着装我的卡,另一只手则拿着电话:“谢谢检察院,谢谢控申部门,谢谢民生检察服务热线!”

      “呃,真不用谢谢我,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怎么不用谢,这才五天,五天哪啊,我只打了一个电话,忙了两年多的钱就这么到账了。”

      五天?真是五天吗,我明明等了两年多也。

      后来,我才知道了故事的大概。
       

      原来,小伙子走投无路拨通了市南区检察院的民生检察服务热线96699。

      电话那头的控申君听完这事,想自己也没办过这样的事,怎么办,怎么办?

      我只是5115元整,不是个大数目,但我可以是小伙子的房租,可以是他的饭钱,也可以是他回老家的路费。控申君想着就心焦。

      控申君开动脑筋,想了又想,决定通过申请民事执行监督来解决。

      一次现场教学在电话里展开了,控申君告诉小伙子通过什么途径可以维权,怎么写民事执行监督申请书,还有就是提出监督申请的时候,随身还需要带些什么法律文书。
       

      小伙子的书面申请提交了,控申君立即启动了民生检察服务热线的快速通道。

      仅用一天的时间,受理审查和网上流转程序完成了。案件在第一时间转到民行部门,并经过及时协调沟通,民行部门的办案人提前介入了案件。

      由于提前介入了解了案情,案件办理迅速提速。提交材料后仅五天,只有五天,拖欠了两年多的工资,终于送到了小伙子手里。
       

      现在,我不再是5115了,因为我已经被花掉了。

      但是我在被花掉之前,还记得略带腼腆的控申君是这样说的:

      “96699,民生检察服务热线,倾听您的诉求,解决您的困难,控申君一直在您身边。”

      好,以后就叫我96699吧!

      Copyright ? 2017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7022784号-1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