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5o7x6"></li><progress id="5o7x6"><legend id="5o7x6"></legend></progress>
    2. <th id="5o7x6"><source id="5o7x6"></source></th>
    3. 小偷小摸不碍事?毁掉孩子的恰恰是这个……


      [日期:2019-04-03 15:01:00]
      来源:
      作者:

      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很多人走上犯罪的道路,都是从小偷小摸开始的,就像老百姓常说的那句话:小时偷针,大时偷金。不要以为小偷小摸只是道德品质问题,若不加以改正、约束,也会构成犯罪,承担刑事责任。本期节目中我们要讲述的这三个故事,都是因为小偷小摸缺乏管束,铸成大错,为各自的人生留下了污点。

      更令人痛惜的是,故事的主角,在触犯法律时,都还仅仅是个孩子。

      17岁的小朱在父亲和姐姐的眼中,就是个孩子,一个性格内向的孩子。在小朱不到十岁的时候,妈妈离家出走,撇下了他和姐姐。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活泼可爱的小朱变得沉默寡言,也不怎么爱学习了。因为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后,小朱就辍学了。可是,无论什么工作,他都干不长久。2015年夏天,他又失业了。虽然没了工作,可小朱仍旧每天早出晚归,连父亲都以为他在外面工作,没有多问。实际上,小朱一整天都是泡在网吧里玩游戏,从虚拟世界里寻找刺激和安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暂时忘记了现实的残酷。

      一天晚上,在网吧上网时,小朱觉得饿了,走到收银台想买包方便面吃。此时,网管恰好不在收银台,根据平时的观察,小朱知道放钱的抽屉没有上锁。身上只剩十几元的他迟疑片刻之后,铤而走险,迅速拉开抽屉抓了一把钱放到口袋里,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身回去,继续上网。

      第一次盗窃虽然只拿到了一百多元,但是居然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得手,还没被发现,这让小朱十分惊讶。更何况,这一百多块钱不仅能让他继续上网,还能避免了回家向父亲伸手要钱的尴尬,小朱觉得,这真是条“好路”。

      一念起,万水千山;再回首,大错已铸。自从盗窃的念头出现之后,就如疯长的野草,迅速覆盖了小朱的内心。从此之后,每次在这家网吧上网时,他都会偷偷地注意观察网管的行动,只要发现四周无人,时机合适,他就会拉开收银台的抽屉盗窃现金,然后用盗窃的钱支付在网吧的消费。由于小朱每次盗窃的都是零钱,数额也不大,再加上网吧自身的管理不规范,没有及时清点当天的收款,小朱的盗窃行为,居然一直都没有被发现。从2015年8月份到12月份,小朱一共盗窃了五十余次,总计3000余元。

      直到有一天,网吧的网管在查看监控时,才发现了异常,赶紧报了警。警方根据监控,顺藤摸瓜将其抓获。因小朱认罪态度较好,家属积极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取得谅解,最终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和小朱伸手向父亲要钱上网不同,同样未满18岁的小刚虽然家庭条件一般,出手却相当阔绰,是标准的小“款爷”。

      可你不要以为是父母疼爱小刚,给的零花钱多。其实,这些钱都是他瞒着家人,今天偷邻居、明天偷收购站、后天偷工厂,四处偷来的。

      和小朱一样,小刚也是早早辍学。因为年纪小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小刚总觉得零花钱不够,捉襟见肘。不久,他看到邻居搬到城里居住后,把原来的房子作为仓库,长期存放一些建筑工地上使用的器具,平时也没人看管,就动起了歪脑筋。由于农户家的院墙都不高,小刚就趁着夜深人静,常常翻墙进入邻居家,偷点儿铁夹子、铜线之类的东西卖钱。为了不让房主发现异样,他每次都只偷一点点。在朋友家玩的时候,小刚发现朋友家的隔壁是家废品收购站,收购站收到废品后,总是攒够一定的数量,才会把不同种类的废品拉走。他和朋友一拍即合,二人瞅准时机,不时潜入收购站偷走废铜线、废铁等废品,再卖到其他废品收购站。

      手头宽裕了,尝到了“甜头”,小刚的胃口和胆子也越来越大——他和朋友经过踩点,决定盗窃工业园里的废弃工厂。那里虽然停工了,不过还有很多留置物品尚未搬离。于是,他们在“瞄准”的废弃厂区里,一点一点寻找着值钱的东西:办公室电脑、打印机,储物间里的烟、酒、茶等,都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甚至连变电器和墙上的内置电线都被他们抽走了。案发后,经过清点,小刚盗窃的物品种类达数十种,价值10000余元,被法院依法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两千元。

      古语云:养不教,父之过。可在小朱和小刚这两个孩子的故事里,无论是日常的照料,还是处于人生的关卡,他们的父母似乎总是缺位的。而这第三个故事的主角——从菏泽流浪到青岛的少年小林,则是彻底地被原生家庭抛弃了。

      小林原本家住菏泽市曹县,父母离异后,他的性格变得倔强、偏激,和继父、继母都无法相处。一气之下,小林干脆选择了离家出走,一边四处流浪,一边找点儿散活干。

      2016年7月份,小林来到胶州,本想找个活挣俩钱,却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没有身份证,就没法找工作,也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生活来源。没有钱,住还好说,网吧、公园里,随便找个地方就能凑合一夜,可吃饭穿衣的问题就比较麻烦了。为了生计,四处游荡的小林开始了自己的“偷盗生涯”:在一幢居民楼下,他偷走了晾在衣架上的衣服,赶紧穿在身上;晚上饿得厉害,他就砸破车窗,偷走车内的面包、方便面和火腿肠。有一次,他无意中看到婴童用品店门口的摇摇车上,经常有小孩子投币玩,就趁着夜色,撬开摇摇车的投币盒,偷走里面的硬币。用同样的办法,他偷走了投币式充电器里的硬币。

      屡屡得手,让小林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除了四处游荡、顺手牵羊,他还多次进入建筑工地,偷盗钢筋和生产工具变卖。因为被盗物品的价值一般不大,许多人发现后都觉得“费事”,选择不报案。有的被害人见小林还是个孩子,更是不太追究,这反而让他更加无所顾忌,有一个晚上,他居然一下子砸了二十多辆车,盗窃车内的物品。就在他深夜携带工具,准备再次盗窃时,被巡逻的警察抓获。

      我们常说,孩子是落入凡间的天使,任何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纯洁而美好的。改变他们的,往往是他们的家庭,他们身处的环境,他们的不同经历,以及当他们如小树般抽枝发芽的时候,身边有没有尽心尽责的守护者,为他们施肥浇水、修剪枝桠,帮助其健康地成长。胶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黄英告诉我们,在她接触到的小偷小摸的违法犯罪行为中,青少年犯罪占了很大的比重。这部分青少年一般出身于贫困家庭或者单亲家庭,受到的正规教育不多,并且缺乏社会和家庭的关爱,以及必要的管束和教育,往往是一次犯错后没有得到及时地指正,没有受到相应的惩罚,才让他们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过,正如心理学家罗杰斯所说的:“好的人生,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状态;是一个方向,而不是终点。”虽然原生家庭或童年经历给予了我们不公平的起点,但不能决定我们人生的终点;决定我们命运的,不是原生家庭,而是我们自己。但愿曾经失足的少年们,能早日明白这个道理,重回人生正路,重铸辉煌未来。

      (本案所涉人物均为化名)

      Copyright ? 2017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7022784号-1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